《八恶人》奥斯卡提名片,真诚起来的昆丁

八恶人封面照

昆丁是一个什么感觉的导演呢?他之前的作品,比如《低俗小说》总是有很多小伎俩,有时候利用特别性格的人物刻画而刻意造成惊悚,有的时候则会利用廉价惊奇和刻意冲突的台词造成转折,他的作品可以很好很精美,但是总是有一种叛逆的小孩的感觉。那是一种什么感觉?比如同样都是叛逆,叛逆的大人为什么决定叛逆?那是因为叛逆会获得好处,而叛逆的小孩呢不是为了好处,他仅仅是为了和别人不同,为了叛逆而叛逆的行为,本质上是出自一种类似于对抗父权的心理,一般的电影是立足于自己想要说些什么?而叛逆的电影是倾向于表现自己不是一般的电影,但是《八恶人》真的不一样,你不再看到为了可信或者惊奇而刻意突出的人物个性或者巧合剧情,相反的他们不再是一个脸谱化的人物,而是变成了可信的人物,有一种水到渠成的感觉。

八恶人剧照


这部里面有很离奇的,比如裸体雪地的情节,也有非常夸张的人物行为,但是总体感觉是可信,比如同样是刻画杀人犯的疯狂行为,《八恶人》人会让观众觉得一个杀人犯既然他过去经历了那么多,而且此刻经历了这些,那么他确实应该是这个行为,而在《低俗小说》里面可能说杀人犯也太疯狂了,这些家伙太厉害了这样的感觉。声音元素是影片往前推动的动力,一是音效在单调的画面的时候同环的敲响,室外的风雪,还有一般观众难以察觉的效果一定会变坏,和镜头同时组成了这一句句的声光越剧巧妙的利用镜头的颜色变化,把主场景分成许多部分,分别设计成次产品,并给予不同的颜色和光的变化,巧妙的利用人物走位,巧妙的利用心理悬念和对话悬念造成张力,执行官的善恶的真真假假,反光的枪的光影强弱,水壶的颜色,黑人时而在前时而在后,人物的分组拍摄,暗示的加入,比如第一组的5匹黑马和一匹白马,镜头语言的虚虚实实,比如站立的子弹头都牢牢锁定观众的注意力,剧本方面实在是太结构化太细了,不知道要用多少脑细胞才能构建出这么层层叠叠,在情绪流上绕出完美曲线,悬念来来回回,信息更新,反反复复结实的恰到好处的故事剧本,缺点一时还真找不出来。

八恶人剧照

对于不是很了解南北战争背景的观众,可能会有一些背景理解障碍,可能因为太多信息通过台词传达,对于不想动脑的观众不友好,这其实都是类型限制,而不是缺点,姑且就找这两个主题方面,因为中间那段对于绞死和杀死的思考对话,还有最后那段如同升起一般的侥幸,都把人引导到人性是如此恶,而且人类还多么容易把自己的恶性合理化这个主题上,某些豆瓣热评认为世界信仰来行,并认为开始的长镜头的是家乡的信仰,我感觉是有点偏了。从镜头本身的角度和信息量,还有十字架上沉重的雪,镜头里面不像是用十字架代表信仰本身,而像是用来代表人类沉重的罪,虽然主题沉重,但昆丁一直把《八恶人》的故事小心翼翼的限制在摄影机中间营造一种舞台感,观众可以有一种在抽屉中看戏的感觉,没有让这个片子成为一个细思极恐的片子,看完以后可以摇摇头说还好只是个故事。这种抽离感虽然是它本身创作意图和形式的一部分,但达成这种结果也算是昆丁的良心。

八恶人剧照

片子是结构化的点赞,过去的昆丁常常太注重暴力本身,所以也就造成了形式感过强的感觉。《八恶人》的困境用暴力在讲人性,虽然也用各样的技巧,但技巧是为主题服务的。有很多人在想到底是谁下的毒。我看豆瓣热评上没人指出来,他们说不重要,也可能是没看出来,给个提示,这有确定性答案。回看一下上一幕,留意一下手套的颜色排除掉不可能的答案揭晓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鸭蛋秀 » 《八恶人》奥斯卡提名片,真诚起来的昆丁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